阅读历史 |

第32章 第 32 章(1 / 2)

加入书签

“这张分析报告是你喜欢的那个oga托你查的?”容时的脸上难得带了几分惊讶。

宋瑜微微眯眼, 一时搞不懂他这话的用意:“有什么问题?你知道这是什么药?”

父亲是军部系统内的,自身身份成迷,战斗力成迷, 不站队, 对一切荣誉都不感兴趣, 还秘密调查着什么。

在宋瑜看来, 容时如果不是一条真正的咸鱼,那一定有某种特殊身份。

也许兔兔给的药,他有所了解。

这话问完后,容时沉默了很久,久到宋瑜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你换一个人喜欢。”容时沉声说,“他不行。”

宋瑜:“?”

“为什么?”这下搞得宋瑜摸不着头脑。

容时放下杯子, 冷着脸:“我不准。”

宋瑜给气笑了:“你凭什么不准?”

容时:“换一个, 我帮你追,这个你放弃,没戏。”

话题突然歪成这样, 宋瑜怎么想怎么诡异。

看着容时认真的眼神,他突然意识到什么, 在分析报告和容时之间看了几个来回,眉头逐渐皱起。

“托他查这药的混蛋是不是你?”宋瑜这么问,可语气却很肯定。

见容时没否认, 他低骂了一声:“你他妈喜欢的oga不会也是——?”

见容时还是没否认,宋瑜一拳砸在桌子上。

空气里火星四溅,两人就像两颗炸弹,随时都会引爆。

容时:“我不准你喜欢他。”

宋瑜:“我不准你喜欢他!”

沉默了几秒后, 两人几乎同时放狠话。

没想到查药给自己查出个情敌, 宋瑜态度强硬:“他是我的!”

容时同样不容置疑:“我认识他的时候, 你还抱着奶瓶呢。”

没想到还是竹马!

宋瑜咬紧后槽牙,这种时候,自乱阵脚就输了!

他嗤笑道:“他会温柔地摸我头,摸过你吗?”

容时眼神一沉,胸口发闷。

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意识到,小猫极有可能被抢走。

“他牵过我的手。”

“操!”宋瑜气得深吸了两口气,“他会半夜等我一起玩游戏。”

容时:“他会给我唱歌。”

宋瑜:“他只跟我玩。”

容时:“他只唱给我听。”

宋瑜:“他就把你当朋友。”

容时:“他就把你当弟弟。”

两人越说越溜,到后来不禁在心里怀疑——

兔兔/小猫不会真的不喜欢他吧?

“老哥,你们太吵啦!”

伴随着可乐愤怒的小奶音,还有一块飞过来的橡皮。

容时伸手轻松夹住,偏头看到眠眠在意的小眼神,顿时消音了。

眠眠轻轻咳嗽了两声,声音有些沙哑:“哥,你们在吵架吗?”

容时走过去,把橡皮丢给可乐,伸手到眠眠额头量体温:“没吵架。”

宋瑜坐在对面,拖着嗓音,笑得讽刺:“没吵架,就是差点打起来。”

眠眠扯扯容时的衣袖,低声说:“哥,你好不容易才交到朋友,要好好相处哦。”

容时:“……”他不是朋友,是情敌。

可乐有样学样,抱着手教训宋瑜:“好好相处听到没有?”

宋瑜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画你的画。”

可乐惨叫一声,抱住头,拖着画本挪到眠眠旁边:“眠眠,他又欺负我。”

完全诠释了什么叫秒怂。

眠眠:“痛吗?”

可乐:“好痛!要吹吹才能好。”

看着他们的容时:“……”

是时候开始教眠眠防身术了。

半夜,眠眠抱着新兔兔睡得很香,容时给他盖好被子,悄声回到自己床上。

冷静下来后想想,小猫那样又甜又可爱的oga怎么可能会没有追求者?

不过他真的会摸宋瑜的头?

翻来覆去睡不着,容时打开那份详尽的药性报告看起来。

整张报告上都是专用名词,他看得很费劲,结论明确说这药对原发性腺体发育不良,和信息素释放障碍症有一定的治疗作用,但过度使用会导致腺体永久损伤。

药不对症就是毒药。

可如果这药有效,为什么前世眠眠的病没有一点起色?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还是得找个安全的地方,给眠眠做一次彻底的检查。

第二天周六,容时给眠眠喂饱后,带他出去消食。

刚开门,对面也出来一大一小两人。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两个小的手牵手走在前面,两个大的跟在后面斗嘴。

路过的学生看到这一幕,内心感叹:啊,真是幸福的一家人。

-

草坪上,容时坐在树底下,看着在不远处玩耍的两只小崽,低声问:“那边还没消息?”

宋瑜靠着树干,漫不经心道:“我没有向你汇报的义务吧,情敌?”

容时:“你不想知道那瓶药为什么对你影响那么大?”

宋瑜直起身,眼神深深地看着他:“你在查什么?”

容时回视:“也许我们查的不是同一个东西,但绝对不是敌人。”

不时有孩童的欢笑透过微风传入耳朵。

对视间,气氛变得紧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