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8章 第 28 章(1 / 2)

加入书签

这几天, 蒋星泽过得前所未有的煎熬。

他从小就是人群中的焦点,哪怕在精英云集的中央军校,依然是天之骄子。

可现在, 多少人躲在屏幕后议论嘲笑他, 连走在路上都会被指指点点。

这一切都是容时害的!

蒋星泽越想越气, 林峰的军衔申请被毙, 他不认为跟容时有关,这样一个没和军部结对的新生绝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力,整件事只可能是个巧合。

“怎么样?”蒋星泽压下情绪,“用测试纳新,你作为主席没点本事也说不过去,就当是给这些孩子打个样。”

场内所有人都看着他们。

虽说两人的声音不大, 态度也不激烈, 可他们却闻到了危险的□□味。

“我说过,我从没把你当对手。”容时关掉声控系统,“对付你, 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从容的态度在蒋星泽的神经上狠狠地扯了一把。

“别废话!敢不敢比?”

余光扫过不远处的陆鸣,容时摇头轻叹:“好歹是上一届主席, 被人当枪使了这么久,一点感觉都没有?”

蒋星泽眯起双眼:“什么意思?”

容时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别人使点小伎俩就把你手里的机会抢走了,你却浑然不知, 还把敌人当同伴,脑子被门夹了?”

“你他妈——”

强压的情绪被这句话点燃,蒋星泽一拳朝容时的脸招呼过去。

场内爆发惊呼——

“这就打起来了?!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就……前排吃瓜?”

“要不要通知教导主任啊?卧槽,为什么我有点激动。”

“蒋星泽的单兵作战评测是AA啊!容时不见得是他对手!”

陆鸣站那旁观, 脸上的笑意几乎藏不住。

他只需要静静地等着, 看着手中这把刀替他干掉敌人。

容时微微侧身, 将他的手腕稳稳抓在手里。

“陆鸣要代替你去第七军团,你不会不知道吧?”

蒋星泽脸色骤变,又装作不在意地冷笑,“你以为我会相信?”

容时淡声说:“不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恐怕只有你了,不过毕竟是抢来的名额,他会瞒着你也是情理之中。”

盯着他看了整整三秒,蒋星泽用力收回手,转头看向站在身后的陆鸣。

新生几乎不会给安排任何任务,一来课程密集,二来专业知识不够,就算蒋星泽也是二年级才开始陆续有任务。

这届新生入学才不到一个月,如果容时说的是真的,那陆鸣能拿到这个名额显然不正常。

一旦种下怀疑的种子,许多被忽略的细节就像电影在他脑子里放过去。

陆鸣对他的接近是讨好还是有目的的?

对方一再出主意对付容时,挑起他们之间的争斗,是为了寻找盟友,还是借刀杀人?

“你本可以在所有人崇敬的目光下光荣卸任,却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容时的声音松散随意,就像只是随口一提,“这件事里得到利益的人是谁,还看不明白?”

容时的话带着强烈的心理暗示,让蒋星泽不由得去幻想。

如果没有听陆鸣的怂恿,他现在该是怎样的风光!

声控系统关了,陆鸣听不到他们对话,但蒋星泽看过来的那一眼,让他心里升起一股极其不妙的预感。

不对劲!容时在对他说什么?

不过两分钟,蒋星泽转身大步离去。

陆鸣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彻底挂不住了。

场内讨论声不断——

“就这?雷声大雨点小啊。”

“蒋星泽到底来干嘛的,太搞笑了吧。”

“看热闹不嫌事大?真打起来怎么收场?”

“就知道不会打,容时不是那么不理智的人。”

容时重新打开声控系统,清冷磁性的声音响彻整个训练大厅。

“那么,现在开始测试。”

-

回宿舍的路上,容时的话在蒋星泽的脑子里反复回放。

第七军团这几天就要出发了,如果陆鸣真要出任务,那这两天就会离校。

之前被林峰厉声警告,他本打算最近不招对方烦,可眼前这事,他必须要得到证实。

第一个通讯没人接,他忍了几分钟还是坐不住,重新拨了过去。

这次通讯接起来了,屏幕里出现了林峰不耐烦的脸。

“什么事非得这两天来烦我?”

蒋星泽唰得起身,放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成拳:“上校,听说我的名额让给陆鸣,是真的吗?”

“陆鸣?”林峰显然不想理会这种小事,可这名字却有些熟悉,“陆右启儿子?他怎么可能来第七军团?”

蒋星泽松了口气,心道容时果然骗他,咬牙切齿道:“学校里都在传,说他要代替我出任务,看来只是谣言。”

“你就为这种小事打过来?”

林峰烦躁得扯松领口,正要出口教训,突然听过来送文件的副官说:“确实有个叫陆鸣的实习生要跟团。”

都已经做好挨批评的准备了,听到这话,蒋星泽脑子里轰得一声炸开。

林峰接过文件:“我怎么不知道?”

副官:“昨天陆右启找了长官,他们具体谈了什么我不清楚,但让我在实习生里加了陆鸣的名字。”

“名额绝对不能给他!”蒋星泽激动地几乎扑到屏幕前,语速飞快地控诉,“就是他一直怂恿我对付容时,我被利用了!”

林峰:“怎么回事?”

蒋星泽:“要不是他挑拨,我跟容时根本没那么大的矛盾,都是他搞得鬼,是他害得您升不了军衔!”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又急切地道:“一定是陆少将授意的!不然凭容时那种角色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为了军衔的事,林峰这些天就跟炸弹似的,一点就着,突然听蒋星泽提起,顿时脸色更臭了。

陆右启的爷爷和他爷爷曾是争夺统帅的对手,两家在军部势力庞大,盘根错节,偶尔会有小摩擦。

近几年逐渐达成共识,互不干涉。

但林峰根本不相信他们真的会安分守己。

“你把这事前前后后都说一遍。”

蒋星泽一五一十地汇报,最后说:“陆家挑起我和容时的争斗,利用双方互相打压,借此制造混乱转移视线。打压我,驳回军衔申请都是为了打压您啊!”

军衔申请被驳回,林峰知道是二王子干的,这不方便跟蒋星泽解释,但他不确定二王子的反应是不是也在陆右启的算计内。

陆右启把他的人算计走,安排自己儿子来他的地盘白捡军功,这他妈赤|裸裸的挑衅谁能忍?

要传出去,他林家的脸往哪搁?!

林峰:“把陆鸣给我划了!”

副官犹豫道:“可这是长官定下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