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8章 第 18 章(1 / 2)

加入书签

当天夜里四点,军校匿名论坛上,固马分析帝发出了关于容时和刘宏的战斗分析贴。

【晨光乍现:本帖内容极易造成心梗,看分析前请先做几个深呼吸,有心脏病高血压的请及时点叉,若出意外本楼主概不负责。】

帖子几乎一帧一帧地抠出了两人的战斗动作,并附上了键位参考。

现场围观时,容时丝滑的连招已经让人惊叹不已,可现在看这一长串的操作键位,简直叹为观止。

“这得要多快的手速?哪怕反应够快,可手速跟不上啊!”

“他到底是哪座山上下来的神仙?!”

“还想学了去星战装逼的呢,很好,没我什么事了。”

“听说容时的父亲是军官,可能从小就训练,跟一般人不一样。”

“容时的父亲是军官?!”

“容这个姓不常见,我怎么没听过姓容的军官?”

第二天上午只有政治课,容时约刘宏十点在第八餐厅见面。

容时九点四十五分到,刘宏他们已经点好东西在等着了。

这个点,餐厅里人不多,他们故意选了被绿萝墙挡住的位置。

“兄弟,有句话我问在前头,你是真想查事情还是把我们当幌子?”

刘宏的声音跟他的长相一样粗野,这身军装校服一脱,走出去就像花臂流氓。

容时将政治课本放到一边,端起他们点好的饮料喝了一口。

“想立威的话,昨天那场比赛就够了,不需要这么麻烦。”

刘宏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想不明白。

作为军人,警惕性都很强,人多的情况下,离开过视线的食物一般不会再碰。

可他却喝了那杯饮料。

这个新生主席到底是脑抽了还是怎么的,为什么对他们这种恶名在外的校霸这么信任。

刘宏斟酌了片刻,沉声道:“这事关系到我一个好哥们的名声,如果你不是真想帮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要处分还是干嘛,都随意。”

容时淡声催促:“我只有半小时,请你快点。”

刘宏:“……”

“反正也没别的办法了,试试呗。”刘宏左手边的高瘦alpha低声说,“我们约那个oga去仓库是想让他道歉,如果要打他,路上就能打,何必拖到仓库那么麻烦?”

这话也就校霸说得出来,看谁不爽,要打谁都就地解决,从来不会遮遮掩掩。

倒让容时想到了某个行为乖张的金发alpha,口口声声叫别人霸中霸,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容时:“道歉?”

高瘦alpha:“之前我兄弟被——”

“老白!”刘宏沉声打断。

余光注意到刘宏交握的手,用力到指节泛白,容时没再开口,耐心地等着。

“新生入学前,一个oga意外发情,被路过的alpha临时标记了。”说到这里,刘宏苦笑,“那个倒霉蛋就是我兄弟。”

容时:“你兄弟是oga?”

“是那个alpha!”刘宏声音飙高了几度,“谁稀罕标记oga啊!他本来就有小男友!”

一股浓浓的狗血味,容时兴致缺缺地问:“所以他被甩了,你们就去找那个oga算账?”

“当然不是。”那个叫老白的alpha接过话,“我兄弟说他当时甩开那个oga好几次,对方明明能离开却缠着他不放,事后却对外说是我兄弟强行标记他!”

容时:“也许只是alpha逃避责任的说辞呢?”

其他几个正要反驳,刘宏抬手打断他们:“事后我们去查了监控,但监控被毁了,如果心里没鬼为什么要这么干?!”

容时:“监控都有后台备份,从系统里调出来就可以了。”

“这我当然知道。”刘宏咬牙切齿,“可学生会以实验室重地,防止机密泄露为由,不肯调取!我费了老大力把前台被毁的监控备份出来,可找谁都修复不了。”

刘宏的背景容时很清楚,父亲是高管,爸爸军政处的,一般人根本不敢惹他,说是在军校横着走也不夸张。

但这个oga敢这么明目张胆,背后肯定有人撑腰,不说别的,单单监控视频就不是谁说毁就能毁的。

容时起身:“带我去出事的地方看看。”

十分钟后,刘宏骚包的悬浮车停在C8实验楼。

“我兄弟过来替导师送资料,就在这里遇到那个O。”

上到二楼,刘宏指着走廊尽头的实验室。

一路上来,容时都在留意监控情况。

按照刘宏的说辞,从那两人碰面到标记的过程里,至少有三个摄像头在监控。

“就是这里拍的监控被毁掉了。”刘宏指着正对着走廊的那个摄像头。

容时走进几步,手指在终端手环上轻点了两下。

【已接入监控系统,正在修复数据,预计4秒后完成。】

“带我去见你兄弟。”

进来前后不过五分钟,这就要走了?

其他五人互相对视,怎么想怎么不靠谱。

这特么是来走过场的?

容时边走边淡声说:“还有十三分钟。”

刘宏:“……”

他们又转去了D区宿舍楼。

宿舍门打开,容时眼前出现了一个胡子拉碴,脸型消瘦的alpha。

【胡峰,第九军团战略部署专家,中校军衔,伴侣林铛,监控显示被咬的oga就是他老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