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7章 第 17 章(2 / 1)

加入书签

所谓的下注通道,其实是模拟战考核时教师的评分板块,但宋瑜却挪过来用在了不正经的地方。

比赛还没开始,观战的人数却直线攀升。

后面进来的人不明所以,玩惯了星战,看到有下注,他们想都没想,随手就投了,F5的支持人数越来越多。

“容时也太想不开了吧,怎么跟他们扯上关系?”

“操!时弟弟要被欺负了!”

“容时的指挥能力是不错,可毕竟没系统学过机甲,怎么跟人家比啊?”

“输了丢人,赢了会被他们盯上,还会被报复,死局啊。”

比赛开始前一分钟,宋瑜锁定了下注通道。

随机地图是某个被炸毁的城市,到处都是残破的建筑。

用几分钟熟悉机甲,容时很快找回了手感,虽说很多年没用过了,可身体记忆还在。

他架着笨拙的E300站在那里,半分钟也没动一下。

评论区——

“他卡掉线了吗?”

“可能没找到行走的拉杆?”

“哈哈哈这还比什么啊,直接认输吧。”

宋瑜慵懒的声音响起:“别停,你倒是动啊。”

评论里一溜的哈哈哈哈我变色了。

容时:“……”

站了得有一分多钟,另一架E300终于出现在主画面里,飞行过程中,它各处关节突然打开,上来就是一波追踪导弹。

因为主画面是容时的视角,当几十枚追踪导弹同时发射过来,画面被挤满。

下一刻,一声金属撞击的巨响,紧接着是短路的电流声。

宋瑜迅速切换视角,轰炸的黑雾中,飞过来的E300头部被打出深深的凹陷,从左肩到右腿被利器破开,而它身后站着另一架执剑的E300。

不等所有人反应,追踪导弹朝他们飞了过去。

执剑的E300随手将对手拉过来挡在前面,在爆炸的瞬间后撤。

从开始到结束,前后不过3秒。

评论区彻底安详了。

宋瑜:“比赛开始一分三十秒,F5第一位爆机,容时用极骚的走位将追踪导弹引导到建筑物上,用E300自带的小破剑给了敌方一记砍头杀,紧接着一剑砍断敌方所有主线路,E300报废。”

过了好几秒,评论区终于有活人了——

“还能这么操作?!”

“一剑让E300报废了,卧槽!我他妈不是在看电影吧?”

“除去刚开始放的追踪导弹,对方在容时手里都没来得及出招啊。”

“这真就是虐菜啊。”

“他这一剑到底是计算好的还是随便砍的啊?”

“容时牛逼!”

杀完后,容时又站在那里不动了。

躲在远处的刘宏看到这一幕,气得一锤砸在操作台上。

他身边的队友问:“要不我们一起上吧?”

“不行!”刘宏吼了一句,“打一个新生已经很丢人了,还五打一?传出去我们还混不混了?”

队友:“可一个个上去送,也很丢人。”

刘宏:“……”操!

见容时站在那里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刘宏想了半天。

“你、你们三个一起去。”

队友:“那你呢?留下来给我们挖坟?”

“滚滚滚!”刘宏视线锁定容时,“我不会输!”

很快,三架E300从不同的角度朝容时飞过来。

有队友送人头在前,三架E300都不敢轻易靠近,架起的加农炮朝着容时所站的位置无差别轰炸,炸起的粉尘让一切都淹没在雾中。

直等到机甲传来能量不足的提示,他们才停手。

以这攻击密度和强度,地面早就已经成了几十米深的巨坑,别说机甲,就是战舰也毁得差不多了。

三架机甲视野不清,徘徊在上空,用雷达搜索敌方目标。

而观战画面已经切到上帝视角,所有人都清楚得看到,容时就像能预判似的,躲过了所有的攻击!

评论区——

“操!后面!”

“啊啊啊啊啊反击!”

“这他妈开挂了吧?”

“差点以为在看星战,可这特么是模拟战啊!”

随着画面里的容时冲破黑雾,宋瑜的声音响了。

“容时要反击了,超马力跃进接半滚倒转,敌方扑空,容时回旋反切直击敌方主线路,F5二号爆机……”

“防御侧滑紧接一个攻势强转,好一招以退为进!哥哥真棒~咦,直切偏离了十公分,看来哥哥不经夸啊。”

“比赛进行到五分二十八秒,F5只剩下一根独苗,正式改名为军校霸中霸。”

众:“……”他妈什么鬼霸中霸。

刘宏:“……”仗着只有你能说就给我胡说八道?

评论区刷疯了,其中掺杂着教官的发言——

“容时所有拆解动作,难度都高于B级!他竟然衔接得那么完美!”

“作为机甲系二年级,我跪这了!”

“这套连招太帅了!我要学!”

“晚上通宵蹲论坛,一定能等到技术帝的分析。”

“请大家帮忙说服他来机甲系,老师谢谢你们了!”

“滚犊子!他是我们指挥系!别他妈来撬墙角!”

几分钟时间里,评论区吵翻天了。

赛场内,刘宏拔出机甲佩剑飞到容时前方二十米处,看这架势也不准备用热武器。

所有人都以为刘宏也免不了被秒杀的命运,没想到容时没再招招致命,反而跟对方切磋起来?

“这是遛他吗?太狂了吧?!”

“刘宏的动作难度也很高啊,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

“刘宏成绩差主要死在理论上,每次都考个位数,但实战能力是排前几的。”

“时弟弟小心!刘宏的逆旋回切很牛逼的!”

势均力敌的战斗让刘宏非常享受,甚至忘了这是一场赌上尊严的比赛。

在容时躲开的瞬间,他使出独创的杀招。

容时的驾驶舱和右臂同时进入攻击范围,想要不被爆机只能牺牲右臂。

在短短不到一秒的反应时间里,绝大多数的人只能躲掉致命攻击,无法避免被切断右臂。

刘宏的嘴角勾到一半,突然整个机甲传来震颤。

他脸色一僵,没想到攻向容时右臂的剑被挡住了!

杀招被轻易的破解,刘宏心态崩了,连连败退,没在容时手里熬过十分钟就歇菜了。

一方覆灭,比赛结束。

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刚才快节奏的对战中,脑子里反复分析各种动作的利弊。

最后只剩下四个字——真他妈牛逼!

宋瑜的声音把他们带回了现实。

“下错的同学和老师,请在晚饭后自行到A区宿舍楼集合。”

评论区一片哀嚎——

“我错了!我就不该下注!偷偷围观不香吗?!”

“怎么了,为什么要去A区?谁给解释一下?”

“我就想看个亲亲,终究还是错付了。”

“老师也要吗?哈哈哈哈,我数数有几个老师!”

从赛场出来,容时和其他五个人出现在虚拟房间里。

陆鸣从始至终都沉着脸,本以为让二年级的对付容时,应该能挫挫他的锐气,结果却起了反作用!

不过刘宏凶名在外,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容时打赢了他只会更麻烦!

正这么想着,他看到容时走到那五个人面前,双方平静握手,竟相安无事?!

“你的技巧很厉害。”容时和刘宏握手,面无表情地说。

刘宏:“你这是挖苦我?”

“字面上的意思。”容时收回手,话锋一转,“你的逆旋回切其实没多少技术含量。”

刘宏:“……”操!

其他四人:“……”这人找揍吧?!

围观的其他人:“……”当面挑衅,主席你是真的刚啊。

刘宏的拳头都硬了,就听容时接着说:“厉害在于它的逆向逻辑,一般人很难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逆向思维判断,从而能让你抓住瞬间的弱点,但摸清套路后就失效了。”

说完后,容时准备走人。

“等等!”刘宏快走几步拦住他。

评论区——

“操!这是要打起来了?!”

“刘宏哪受过这种窝囊气,肯定会报复回来啊,跟他们这些人将规则没用的。”

“本来还没什么,现在让他们丢尽了脸,彻底结下梁子了。”

“他们肯定不会认输的,早就猜到了。”

刘宏眼神飘忽,拳头抵在嘴边清了清嗓子:“你会说就多说两句啊。”

所有人:“?”这……说好的报复呢?!

容时:“这问题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晚点再跟你讨论。”

刘宏语速飞快地接:“那说定了!”

像回答晚了,容时就会反悔似的。

所有人:“……”跟他们想的不一样啊。

有些直觉型战士,依靠强大的直觉战斗,他们无法准确分析利弊和问题,却总能快速做出正确的判断。

看似理论和实战彻底割裂,其实理论已经融入他们的每个细胞里。

这些人是天生的战士,而刘宏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是第一军团机甲部队队长,陪容时走过无数战场的战友。

模拟战房间在所有人一头雾水中关闭了。

容时主动走到刘宏的桌前:“加联络人吧。”

刘宏一怔,木木地伸出手,嘴硬道:“你、你别以为这样就能收买——”

“加了,你看一下。”

刘宏忙不迭地查个人终端:“好的,我看看。”

旁边四个:“……”老刘,你校霸的气势呢?!

千帆默默保存了对战影像,走过来问:“怎么样?对这个结果服从吗?”

刘宏才想起这事,一张脸憋得都扭曲了,最后心下一横:“是我技不如人,你想怎么处分就怎么处分吧!”

“老刘!”

“不行,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处分了就定性了!我不同意!”

“闭嘴吧。”刘宏脸色难看,“走了。”

“等等。”容时叫住他们。

全班同学和来旁听的二年级生都在看着这边。

容时神色平静:“我说让步的意思,是说这件事由我来处理,而不是我赢了就处分你们。”

刘宏身边的高瘦alpha忍不住问:“什么意思?”

“在我完全了解事情的经过前,学生会不会下达任何处分通知。”容时看着他们的脸色逐渐变得惊讶,淡声说:“作为赢的一方,我有权利要求你们配合我调查。”

其他人听傻了。

这话什么意思?

这事蒋星泽早就查清楚,干嘛还要查一遍?难道要帮他们翻案?!

学生们懵了,F5也懵了,只有千帆压不住嘴角上扬。

晚饭后,A区宿舍楼附近的操场,有一帮学生在打篮球,突然一声洪亮的齐声大吼,吓得他们把篮球灌进了自家的篮里。

“容爸爸,我错了!……容爸爸,我错了!”

一支庞大的慢跑队伍,边跑边大喊,声音和脚步的节奏踏得特别准。

“这是玩什么呢?容爸爸是谁啊?”

“哎!我看到咱们教官了!还有教机甲理论那老头!”

一群老师混在学生里,红着脸跟着喊口号。

真是被坑惨了!

宿舍阳台上,容时和宋瑜并排站着。

【容爸爸,我错了……容爸爸,我错了QuQ,别扣我能量石,我下次还敢……不敢了!】

01跟着楼下那群人一起喊口号。

容时手指一划,把他屏蔽了。

宋瑜笑得不行:“真可惜,初吻没送出去。”

容时冷着脸:“白给都不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