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攻守反转(1 / 2)

加入书签

苏夏不知道北宅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兴奋起来,莫名感到有些害怕,然而现在也没有办法计较多了,还能跑出去敲俾斯麦的房门吗。

北宅看着苏夏,说道:“我想想怎么说。”

“你慢慢想吧。”苏夏说,“我关灯了啊,准备睡觉了。”

“等等。提督先不要关灯。”北宅说,等到苏夏疑惑望向她时,视线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只见他的外套脱掉,露出穿在里面短袖衬衣,衣摆是扎进裤子里面的,“看看,我想看看那个。”

“你想看什么东西。”苏夏问,接着顺着北宅的视线低下头看到裤子。

苏夏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不过不敢确认就是了。

“对,就是那个。”北宅发现苏夏低着头,显然猜到了什么,“我就看看。”

苏夏双手垂着,说道:“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北宅说,“我主要是想看看,然后以后就更好画本子了。”

“而且我看谁你敢说我画得不真实。”北宅下意识点头。最近质疑她本子的人越来越多,可以肯定是密苏里、有明、威斯康星那几个家伙。

“不真实就不真实。”明明只是小事一桩,苏夏也不知道为什么虚,他想了想说,“从今天以后,不管你怎么画,大家绝不敢说不真实。”他心想,密苏里、列克星敦、胡德、俾斯麦、威尔士亲王等等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舰娘例外吧。

“画什么都可以,画七鳃鳗行吗。”北宅说,“我以前画过大邪神佐克那样的。”

“呃,你,”苏夏眨眨眼睛,整个人有点傻,“你刚刚说什么。”

“不是说一个人一旦成为提督就不再是人了吗。长满触手的克苏鲁怪物可以有,大邪神佐克也有可能吧。”北宅双手抱胸点点头,“你别说,我把提督画成大邪神佐克那一本本子卖得还不错。比把提督画成长满了触手的怪物的本子卖得好多了。”

“可惜买家全部是匿名的,不知道是谁。”北宅说,“一个个看起来人模狗样,那么清纯又可爱、端庄又稳重,背地里居然有那么奇怪的癖好。”

苏夏摇头说道:“你这个始作俑者也好意思说人家啊。”

北宅理所当然说:“那不一样,我是为了赚钱迎合读者的口味,不然你以为我喜欢吗。”

“为了赚钱……我信了。”苏夏说,“你在镇守府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吗。镇守府每个月发给你那么多零花钱还不够你用吗,买游戏什么的。每个月新发售像样点的游戏才多少,花得了多少钱。”

“买游戏花不了多少钱,买手办花钱啊。”

“我也看你有多少手办啊。”苏夏环顾四周,只见北宅的房间里到处都是柜子、架子、各种各样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但是手办真没有多少。他去过她的秘密基地,秘密基地也没有多少。

“手游氪金也花钱啊。”北宅说。

“那个倒是真花钱。”苏夏赞同,“无底洞。”

“总之”苏夏说,“画本子能有多赚钱,画一年也没有你出击几次奖金多吧。”

苏夏现在对镇守府的财政收入和支出情况已经了解了,深知每个舰娘每次出击击败深海舰娘的奖金不菲。

“差不多吧。”北宅想了想,“普通版、精装版、典藏版、豪华版再加上至尊限量版全部分成加起来不比出击少多少。”

“画本子那么赚钱吗。”苏夏惊讶,想想镇守府那么多舰娘,每个月零花钱不少,平时待在镇守府当中又基本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那么多钱不就这么花吗,“你们拿我当做主角,一分钱不给我这不合理吧。”

北宅说道:“我们还拿姐姐、欧根亲王、威尔士亲王、糊德、罗德尼当主角呢,还不是一分钱不给。”

“捣毁了。”苏夏说,“明天就跟胜利号说,让她……”

苏夏还没有说话,北宅自顾自说道:“胜利号也画过了。一直得不到提督回应饥渴难耐的老奶奶终于控制不住了,把提督关进小黑屋里面,没日没夜压榨。等到大家找到提督时,提督已经脱水变成药渣了,而胜利号得到滋润变成年轻的小姐姐。”

“还有、还有,”北宅说,“后记是厌战号也想变年轻琢磨着把提督关起来。”

“捣毁,必须捣毁你们那个生产非法刊物的地下组织。”苏夏说,“我明天就叫人,华盛顿带队挑选可靠的队员。”

“不要啊。”北宅说,“我们也分你钱好了。”

“请恕我拒绝。”苏夏说,“我对钱不感兴趣,重点是还镇守府朗朗乾坤。”

“有光就有影,只要大家还有需求,就算你这次捣毁了我们组织又如何,迟早还会出现,只不过化整为零罢了。”北宅指向苏夏,看得出来她没少玩逆转裁判看jojo,“说到底造成这种事情的人还不是提督你吗。”

“为什么是我?”苏夏问。

“怎么不是你。”北宅说,“如果提督能够满足大家,不是每天空虚寂寞冷,大家还需要那些本子吗。大家不需要那些本子,像是我们这样的人还会存在吧。说到底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提督。”

苏夏感觉有点傻了,他抬起手示意北宅不要说话容他缓一缓,想了好久反应过来,不管那些深奥的事情,说道:“提督是永远不会错的,那就只能是你们的错,谁叫你们好欺负呢。”

苏夏哼哼,心想谁要跟你讲道理啊。

苏夏冷笑道:“而且我不管其他人,你就是凭兴趣画的本子吧。”

北宅沉默片刻,双手叉腰道:“对,我就是兴趣使然的本子画师。”

“然后现在我想看看。不然光凭想象很难画的。”北宅显然进入状态了,“提督你刚刚一直在岔开话题吧……没有用的。”

北宅想清楚了,提督不是那么正经的人,他自己都看本子,肯定不会干出那种捣毁她们的组织的事情。最多就是控制好了,禁止那些非法刊物流到那些小孩子手中。有关这一点大家做得很好,毕竟镇守府的底线。

“看一下,看一下就好了。”北宅说,“提督不要那么小气嘛。我们不是提督和婚舰吗。丈夫和妻子,老公和老婆。”

北宅举起左手,亮出左手无名指上面戴着闪亮的对戒,说道:“你看我还戴着戒指。”

“我最喜欢提督了。”北宅说,“提督也最喜欢北宅了吧。”

北宅自以为是点点头道:“我知道的,不管镇守府来了多少人,不管大家怎么说提督喜新厌旧……我知道提督永远喜欢北宅。”

苏夏不说话,他真的很喜欢北宅,不管立绘和人设。诚然每次新舰娘出现时爱得不行,但是激情退去后感觉也就那样吧,从此再也不理会了。但那些真正喜欢的舰娘,哪怕那么多年过去了,每次翻看船舱时视线总会停留那么片刻。

“一下,我就看一下。”北宅循循善诱,她想起当初如何哄骗l20的。

反正只有一个开始,后面的就好办了。零次和无数次。

苏夏还是不甘心,说道:“你想让我给你看,你先给我看啊。”

“你想看什么。”北宅问,一边说一边用纤纤玉指解扣子,从位于锁骨处衬衣最上面那一颗扣子开始,几秒钟时间解开了好几颗,露出白色衬衣之下黑色的内衣,白地耀眼的皮肤,那是光啊。

苏夏有些怕了。

作为男人不能随意反悔。再想想他们确实是提督和婚舰的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的。重点是他是男人,作为男人,身经百战的男人居然被一个女孩子逼到如此地步是不是有点逊了。苏夏摸到墙壁上面的面板开关,说道:“关灯可以。”

“关灯还怎么看啊。”北宅说,“大灯可以关了,但是床头灯必须开着。”

苏夏迟疑了好久说道:“那也行吧。”

“不许反悔。”北宅说,“快点开始吧。”

苏夏关掉了大灯,也就是安装在天花板上面的吸顶灯,打开床头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