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九十五章 天狗食月,港岛镇惶(上)(2 / 2)

加入书签

“当然可以,我叔祖曾经和南越王赵陀打过交道,赵佗在珠江水眼中的龙宫家乐叔祖他老人家曾仔细逛过一回,看过一些有关于南越王族的秘闻。

所以,在那头秦尸提到南越王赵佗时,我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之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头秦尸确实是赵佗的儿子,方正给的情报也确实披露了些许他的真实身份。”

“南越王朝在西汉之时就已经覆灭,王位总计只传了五代,可我的历史知识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历任南越王中好像没有赵佗的儿子吧?”

“按照正史记载,确实没有,毕竟赵佗那家伙确实能活,比腐国那位超长待机的女王还要厉害,可要细究的话,那头秦尸真的当过三个月的南越王。

赵佗会方术,一身实力不算高也不算低,但在不断调养之下,他的寿数远超那个时代的平均水准。

于是乎,他绝大多数继承人都被他自己活生生的熬死了,以至于赵佗临终之前只能指定嫡孙赵胡继承南越王之位。”

“在赵胡存活的年代,东方出现了一位枭雄皇帝,汉武帝刘彻,作为东方大一统帝国的统治者,刘彻曾经下令,让番邦送世子至长安为羽林卫,以之为质,这导致赵佗大限将至之时赵胡还在长安为质。

按照礼制,长安那边在收到赵佗的死讯后,册封了赵胡为第二任南越王。

可这一册封对那些身处闽粤的未开化部落而言可不是好事,一个身在东方多年,一举一动都浮现出汉化的南越王,可不符合他们的期盼与利益。”

“所以,刚才那个二傻子在那些野心家的引诱下,公然掀起反击想要自己登基做的南越王。

至于他的下场,从正史中的记载便可以窥探到一、二。

这个家伙当了三个月的南越王过把瘾以后,就被有着汉帝国使者辅助的赵胡给撵下台了,次年夏天这家伙就被抑郁而终了。”

“怪不得方正一开始会将他误认为是赵佗!好了,他的身份我已经大致知道了,小王观主,我还有一个小疑问,你是怎么知道秦尸会口吐金蚕蛊这一招的?”

“赵陀在位于珠江水眼里的龙宫里记载有那头秦尸的部分生平,对于自己的血脉子嗣,没有死透了的赵佗还是挺关心的。

秦尸是他最小的儿子赵冥,赵冥的母族是南方一个中等规模的苗人部落,根据秦尸赵冥只剩下一颗头颅时表露出来的无所谓态度,我判定这家伙有问题。

所以我下意识的就朝你甩出了一张六丁六甲符,想要在引起你的注意,至于他的是金蚕蛊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事实证明,我的推断没有问题。”

看着一回来就叽里咕噜的王禹与许老道,正在地洞边缘大眼瞪小眼的不靠谱三人组有些不耐烦。

为什么他们两个说的每一个字他们三个都能听得懂,可连起来以后却连一句话都听不懂?

了解完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以后,注意到不靠谱三人组情绪不对的许老道主动向三人道了个歉。

“是老道失误,没有顾及到三位师侄,对不住了。”

面对许老道的供手道歉,本来有些不快的不靠谱三人组,立马双手合十弓腰低头让开方位,示意自己不敢接受许老道的道歉。

“许道长折煞我们三个了,您是我师傅那辈的大前辈,是我们修行不够心气浮躁,怎么能让您老人家跟我道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