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七十八章 绝地反杀的美姨(4k)(1 / 2)

加入书签

金光闪耀下,那普通人看一眼都会被勾起恐惧吓破胆的恐惧鬼域瞬间烟消云散,楚仁美藏匿在蓝色长袍下的腐朽鬼躯也只坚持了数个呼吸便被金色枪影磨灭。

曾经鬼气弥漫的铜湾水库自此再也不见半点鬼气存在!

“朗基努斯枪不愧圣枪之名,那怕只有三分之一,都如此强大!秦尸那里只怕也拦不住普利奥!”

看着虚空中还未彻底消散的金色枪影,想出了天望远镜这一招的方正有些惊叹。

听到人群中间传来的惊叹,眼睛一直未曾离开天望远镜的王禹小声反驳了一句:“我看未必。”

就在王禹身旁的释梦听到王禹的反驳声后好奇的问道:“小王观主,楚仁美的鬼躯与鬼域都被那道惊天动地的枪影搅碎了,难不成她还能诈尸?啊不是还魂不成?”

“当年的黄山村,三天之内死了六十六口人,楚仁美复苏以后死的人更是数以百计,这些人的魂魄都去哪了?

楚仁美的恐惧鬼域破灭的时候我可没看到有鬼魂和恐惧鬼域一同毁灭。

另外,上一次莫斯闯铜湾水库的时候你也在场,因该知道楚仁美那些分身的威力。

能在莫斯不知不觉中替换掉那些五、六品境界的魔人,那些鬼分身就算怕阳光也绝对有限。

可楚仁美下午反击的时候释梦师兄你也看到了,那些苍白无力的鬼爪别说拉普利奥与莫斯等人下水了,只怕连我们两个都拉不动,这里面的蹊跷大了去了。”

“小王观主,照你这么说,这个什么圣普利奥岂不是要吃大亏?”

“普利奥等人目前处在水库中央位置,即使以他们的能耐想要跨越数公里水面回到岸边,也需要一些时间,毕竟,一下午的踩水前行也损耗了他们不少力量。

西边挂着的那轮太阳已经快要落到地平线以下,你看吧,天黑以后他们肯定要吃大亏,至于会不会出现伤亡就要看他们的警惕性了。”

王禹与释梦交谈的声音虽然算不大,但山顶上的这些人里哪一个不是耳聪目明的?

都不用支起耳朵刻意偷听,王禹的话便一字不落的进入他们的耳朵。

仔细想一下王禹话里指出的不对劲之处,从惊天枪影中回过神来的众人瞬间醒悟过来,这位小王观主只怕真没说错!

楚仁美害死人以后可从未放过那些受害人的魂魄,数十年前黄山村那六十六人的魂魄,加上楚仁美复苏以来害死的那数百人魂魄,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以楚仁美对于那些黄山村村民的恨意来看,她魂飞魄散之前,肯定会先毁灭那些逼死她的黄山村村民才对。

众人的议论声中,最早开口感慨朗基努斯强大的方正面子有些挂不住,那怕在场之人没有明着说什么话,可他总觉得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在敬畏如神。

此次港岛八大家中,扣除已经被踢出去的港岛特殊反应部队,余下七家中的头面人物里,唯有他方正与黄大仙庙的主持齐庙祝亲临了现场。

想要借此机会勘察一下魔人公会圣徒普利奥的实力,继而判定魔人公会此次能否拿下旱魃,需不需要另作准备。

他先前上门与齐庙祝商讨该如何应对魔人公会时,齐庙祝笑脸相迎不说,还一口一个道兄喊的亲热无比。

就盼着他能拿出一个完美的计划在魔人碰到旱魃缩卵子后,能助他再次镇压乃至斩杀那头困扰了黄大仙庙良久的旱魃。

可现在,都不用刻意去看齐庙祝的眼睛,方正都能察觉到他对自己的失望。

方正身旁,一名身穿朴素道袍的中年道士收敛了眼神中的失望神色,再度通过天望远镜看向铜湾水库,对于就在自己身旁的方正他真的很失望。

一个连楚仁美不对劲之处都未能看穿的合作伙伴,他是靠谱呢?还是不靠谱?

齐庙祝可不敢拿黄大仙庙的数百年的传承去赌。

释放旱魃一事绝不能在听方正一家之言了,余下三家神庙与南少林的戒嗔方丈若是不表态,这事还得在议一议。

到是太一观的王禹,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当初他之所以派人表态支持太一观,一是因为敬佩老王观主昔年未港岛灵幻界立下的无数功劳,二是相信以太一观的底蕴,至多一二十年便能恢复元气,再出一尊打破天地桎梏的宗师级高手。

未曾想到这位才接手太一观的小王观主,不仅年纪轻轻的就有了一身不俗的实力,眼光还如此犀利独到!

相隔这么远,都能发现楚仁美的不对劲之处!

铜湾水库,未曾发现不对劲之处的一众魔人在普利奥的带领下踏浪向着水库边缘走去。

对于此次除魔,普利奥自觉很圆满。

不仅一枪泯灭了那个蓝色衣服的女鬼,还超额清理干净铜湾水库里弥漫着鬼气,对于那些腐国佬总算有了个交代。

其实,若非祖国美利坚对港岛身旁的华夏起了防范,身为魔人公会仅有的几名圣徒级强者,普利奥是不愿意来港岛走一趟的,也不会在乎要不要给那些麻花腐国佬一个交代。

美利坚国土广大,诞生的诡异自然不在少数。

作为魔人公会中少有不需要坐镇一方的顶级战力,他充当着救火队员的角色,他每在外国待上一天,本土最起码要有一个小镇要发生动荡乃至覆灭在诡异手中。

相比较来时的亦步亦趋,在普利奥的带领下,一众魔人回到岸边的速度可不慢。

在夕阳的最后一丝光线彻底落下之前,普利奥等人已经来到铜湾水库岸边。

诛杀楚仁美之时,被普利奥安排在队伍末尾,回转岸边时自动成为魔人小队领头人的莫斯甚至半只脚已经踏足岸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