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九章 鬼谷弃徒(1 / 2)

加入书签

许老道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戒嗔方丈好奇的问道:“怎么?王家人的身份是绝密信息吗?连提都不能提一下?”

“倒也不是不能提,只不过王家人仇敌太多,用太一观之名时,万事还好说,可一旦被那些仇家知晓了王家的底细,才踏入修行之路的王禹,只怕很难在那些仇敌手中活下来!”

戒嗔方丈的话让许老道大吃一惊,能让快要踏足二品的戒嗔方丈都感到棘手,王家到底得罪了多少仇人?

可思及自己此行的任务,这太一观的底细还是得查个清楚才行。

“我以道心起誓,今日所说的话出你一口入我耳,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你看这样可还行?”

“小牛鼻子,在我这里玩心眼没意思了吧,你敢说你看查到的消息不需要上交给老家的吗?

而且,玩字游戏,我们这些你口中的秃瓢才是专业的,别忘了我们那些云深雾绕的经,论忽悠我还没输过谁。”

许老道的小心思眼在睫毛都快要空了的戒嗔方丈面前根本不起作用。

见戒嗔方丈直接点破自己耍的小花招,许老道也不觉得尴尬,咧嘴一笑就将这件事含糊过去了。

“老秃瓢,你就给句准话吧,今天我还能不能从你嘴里得到准确的消息,能,咱们继续磨下去,不能的话,老道我就下山去了,咱们一佛一道,彼此之间可没什么共同语言。”

面对表现出急躁的许老道,戒嗔方丈摇了摇头:“小牛鼻子,这幅模样装给谁看?你要真想下山,那就走吧,正好省了老衲一顿斋饭。

你若想要探知太一观的底细就老老实实的用道心发个毒誓,在王禹未曾踏足三品之前,你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太一观的底细,待到王禹进阶三品,你才能将他的底细告知老家。”

“戒嗔,看你的意思王家的仇人不简单呐?王禹跨足三品以后才能透露他的底细,王家的仇人难道是三品大高手?而且还不止一位?”

“先用道心发毒誓,发完毒誓老衲才会接着说下去,不然的话你还是就此下山去吧。”

戒嗔方丈认真的态度令许老道不由得端正起来,三指并立许老道真的发起毒誓:“我,许升华今日在此以道心立誓:凡有关于王禹有关于太一观的所有信息,直至王禹踏足三品后才能告知他人,如违此誓天地人神共诛之。”

立下誓言后,许老道看向戒嗔方丈。

见许老道这次没在玩字游戏认真的发了毒誓,戒嗔方丈也没在推三阻四,老家的顾虑与考量他能理解。

每一个执政者都不希望自己手下有一个不稳定因素。

若非老王家身上背负着的仇恨太多,每一个敌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早在许老道开口之时他就把情况说给许老道听了。

毕竟,配合政府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王家出自秦岭,世代传承秦岭守山人之位,说到这,以你许家的渊博传承,应该能猜出他家的底细了吧?”

“秦岭王家?那个王家!”

听完戒嗔方丈的话,许老道这次不止是惊讶了,要不是心性过人他都要感到惊骇了。

那个猫在秦岭深处的家族居然跑到港岛来了?还扎根了三代人?

这是什么鬼!

“王家好好的秦岭山神之位不坐跑来港岛干嘛?港岛虽然经济发达一些,但真要论起修行资源,势力范围囊括了整个秦岭的王家,所能搜集的资源远超这边吧?”

“六九年的时候,开国那位声望达到最高,汇聚亿万人心养出了无可匹敌之威。

秦岭山神之位虽然尊崇,得龙脉滋养有万龙之王的威势,可在那位面前依旧要逊色许多。”

“六九年那会,天下间的龙脉确实被那位口含天宪一言镇压了,可我记得这种镇压七零年以后就开始慢慢松动了的呀!”

“可王家的那些仇人偏偏就抓住了这个机会,扫除了王家大部分力量,杀的王家仅剩三人苟延残喘的逃至港岛。”

“不应该吧?王家虽然一直子嗣不兴,但也没到代代单传的地步。

凭借秦岭里的修行资源,他家打破天地桎梏的三品高手或许有限但四品上的族人应该不会少吧?

以王家传承上千年的底蕴,这些四品上的族人装备齐全以后,只怕不会比港岛四大神庙的话事人差吧?

这股力量不说横扫整个华夏修行界了,但也没谁敢去捋虎须吧!”

虽然跟秦岭王家没有交集,但同为千年大族的传人,由己及人许老道很容易就推测出王家的大概实力。

正是因为知晓王家的大概实力许老道这才不相信有人能无声无息的灭了王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