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一章 鬼上鬼身,阎王惊魂(1 / 2)

加入书签

“你说你也是近期才发现的,这话有些说不过去吧”

眯着眼睛,王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蒋天友,这个人有些不对劲。

“说的过去,阿九虽然跟我同为茅山术士,但我与他之间师门不同往日里也没什么交情,他的近况我了解的并不是太清楚。”

“那你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他养小鬼的消息呢这话你该怎么圆”

面对王禹的逼问,阿友依然淡定:“我和燕叔一样,都是在近期碰到阿友养的那头小鬼后,才发现阿有养小鬼的。

燕叔是普通人,对于阿九心怀顾忌不敢上门质问,我不同,同为茅山术士,阿九的手段还奈何不了我,所以,在发现那头小鬼以后我找上了阿九。”

“也就是说,有关于阿九的一切消息都是你从他口中得来的真真假假你也不清楚是吗”

“我会相面,在识破阿九养小鬼这件后,我动用家传相面本事测了阿九的命数。

阿九的命数显示他两年前确实有一生死之劫,从这一点推断,阿九应该没有撒谎,两年前的他确实到了大限。”

“咳咳阿友是吧,老道许升华有一事不解,想要问你一问,按照茅山的规矩,非役鬼请神一脉的茅山弟子如若养小鬼的话,天下茅山弟子有责任共劝之的吧

若那弟子冥顽不灵不听同道劝解,反而用小鬼谋财延寿,天下茅山弟子可共诛之吧你别告诉老道那个阿九恰巧就是役鬼请神一脉的茅山弟子。”

“许道长,阿九确实不是役鬼请神一脉的弟子,可茅山祖庭的规矩又关我这等连茅山都没去过的术士何事在祖庭的宗谱里根本就没有我们这号人

平日里我们请神也好请祖师也罢,回应我们的多数是自家祠堂里供着的保家神,就连我们仗之为根本的传承,里面有几分真的茅山真意那都是个未知数。”

看这光棍的承认了自己只是借着茅山术士这个名头混饭吃的蒋天友,许老道呐呐无言。

阿友这理虽然混了一些,有些诡辩的意思在里面,可也并非全无道理。

人家往上数七八代才能跟茅山沾上关系,自打修行以来,没得过茅山一水一饭之恩,未得到茅山高道一言一语点拨。

他们这些茅山术士未曾录入茅山宗谱,也未曾得过茅山好处。

真论起来,不守茅山祖庭定下的规矩,旁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照你这么说,也确实能说得过去,可这么着的话,这茅山术士的名头你不应该再用了吧”

“我要是用过茅山术士出去招摇撞骗,怎么可能沦落到在光记当厨子蒸糯米饭。”

看着围裙上油渍拉胡,像厨子更胜过像术士的阿友,许老道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略过这些没用的问题,我只问你三件事,一、阿九养小鬼你有没有参与二、阿九养小鬼已经破了这公屋的风水,你知不道这件事的后果有多严重

三、你刚才说因为阿九养鬼这件事涉及到你,所以你才会对我们下药,想要阻止我们的脚步,把涉及到你的地方全部和盘托出,若被我发现你有隐瞒,我太一观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王禹没兴趣和许老道一样,去纠结阿友顶着茅山术士的名号却不作为的行为。

他的三个问题直指核心,要从阿友口中一举套出所有隐情,继而判断接下来该怎么办。

面对咄咄逼人的王禹,阿友虽然心中很是不满,可才见过王禹不择手段模样的他却不敢不回答王禹的三个问题。

“关于阿九养小鬼这件事我并没有撒谎,最初的时候我确实不知情被蒙在鼓里。

阿九养小鬼破坏了公屋风水这件事我知道,但我已经留了后手做了准备,我弟弟蒋天机经常以风水大师的身份活跃在亚视与tvb的荧屏上,他在上层圈子里很有名的。

我跟他联手设计了一连串的巧合事情,让两名从屋村走出去的小富商以及一名大区议员深信,他们最近走霉运和这栋公屋有关。

最迟今年年底,公屋就会被政府以建筑年限太久,设施老化影响居民居住的理由拆掉,届时,这里的邻里会随机搬到屋村里其他公屋居住。”

听到阿友说他知道阿九养小鬼会破坏公屋风水格局时,在一旁一直未曾言语的燕叔气的筋脉拱起有拿刀砍死阿友的冲动。

可听完阿友留下后手,本来怒气冲冲的燕叔又颓然的丧失了砍死燕叔的冲动。

这栋楼是港岛政府最早营建的公屋之一,很多设施确实已经老化的不成样子了,营建署与公屋管理处虽然年年都说要维修改造,可这么些年下来大家只听过打雷从没见过下雨。

要是能拆了这栋公屋将大家安排到那些新建好的公屋去,阿友知情不报的事,也不是不能原谅。

“至于阿九养小鬼,为何会涉及到我,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因为幼年时的一件事,我虽然有些术士手段,却连一只鬼一只僵尸都没抓过,这很讽刺,但却是事实。

阿九养的小鬼我见过,虽能延寿但实力一般,家养出来的小鬼凶性也不大,我想等阿九死了以后拿这头小鬼练练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