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十九章 九品中正制(4K)(1 / 2)

加入书签

交换过讯息,饿着肚子的五人迅速进入正题,开始填饱肚子。

南少林的僧众分武,僧不习武,平常以研究经义为主,至多练上一两手罗汉拳强身健体,故而不食肉者较多平素饮食较为清淡。

武僧则与僧不同,练武初期是需要进食肉类膳食,弥补自身亏空防止练坏身体,所以南少林的武僧在饮食上比较贴近普通人。

不过,武僧虽然不忌肉食却依旧要戒荤腥,且进食时需遵循三净肉的规矩。

即: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己所杀。

所以王禹这桌的菜色看上去跟平常人吃饭时差不多,有鱼有肉有鸡有鸭,荤素搭配营养丰富。

不过,在份量上王禹这桌就远超平常了,往往一份菜的量要比别的食客多出一倍以上。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点单之时小与小龙特意交代了下单小姐姐,份量要多要大,钱什么的不用担心。

“观主哥哥会付账的。”

“王禹哥哥会买单的。”

看在小与小龙Q弹可爱的份上,下单的小姐姐在征得王禹同意后真的叫后厨加大了菜的份量。

十来个本来只需要用汤碗装着的菜,最后全部换成了后厨配菜时装菜用的不锈钢脸盆。

连汤带菜,压的实木打的桌子都有些嘎吱嘎吱响!

以正常人的食量,这十来个脸盆里的菜最起码足以供应二、三十人饱餐一顿,可事实上王禹几人却只吃了个七分饱。

由此可以看出,武者的消化能力与食量远超常人。

继而可以证明穷富武这个词真不是说着玩的,家里没有金山做靠银山为垫,练武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真的会早登极乐的。

“吃饭只吃七分饱,肠胃康健活到老,小王观主,这一餐让你破费了,谢谢。”

“面壁大师客气了,官塘这些日子要是没有你们在暗地里帮忙,只怕早就翻了天了,一餐饭仅是聊表谢意罢了。

这几日我偶有突破,实力有所增益,接下来我会撑起太一观应该承担的责任,大师可以让小、小龙他们休息一下了。”

“小王观主道行勇精猛进,可喜可贺啊,既然如此,那我便让释梦与小、小龙他们回寺了,日后观塘内若有老妖、大魔冒头,请务必开口,你我两家千万不要客气。”

对横练十三太保这门功法印象深刻的面壁大师通过今天中午这顿饭上王禹表现出来的食量,大致估算出了王禹目前的实力了。

介于横练十三太保第四层铁衫境与第五层铜像境之间,按照老家盛行的九品中正制算,这位小王观主已经到达六品上,只差一步便能跨入五品。

要是按照鬼佬来到的字母等级计算,这位小王观主目前是一位可以坐镇一方C级强者。

太一观的传承高深莫测,越阶战斗并非难事,也就是说,只要观塘区域内不出现A级灾祸,王禹已经足以趟平绝大部分事情了。

知晓王禹有能耐铲平太一观责任区内的妖魔鬼怪后,面壁当即同意撤回小龙,他们南少林是秉承公义之心去观塘帮忙的,又不是跑观塘抢地盘的。

现在太一观缓过劲来,想要重新在自家责任区内发出属于太一观的声音,他们求之不得。

见自己今天的目的绝大部分已经达成,王禹执礼于胸前向南少林四人道了一声告辞。

今天来商议大会之前,英叔曾打电话给他,让他去一趟药铺,好像有麻烦要他出手解决,这边的事情既然忙完,他该去药铺看看英叔遇到什么麻烦了。

在过往,一直都是王禹目送别人离开,没想到今天终于轮到别人目送他离开了。

目送王禹远去后,看起来不靠谱的释梦收敛了脸上的憨笑,朝着面壁大师问道:“师叔,王禹的实力增长的有些恐怖啊!

前些日子,我们暗中观察他的时候他堪堪才踏上修行的门槛,至多不过F级。

这才几天功夫,就一跃成为可坐镇一方的C级高手了?这其中会不会有问题?”

面壁大师对于释梦的变化并未感到惊讶,因为释梦本来就是那种看起来人面猪相,实际上心头嘹亮的人。

“太一观单论传承,甚至要在我南少林之上,有些神异之处可以理解。

王禹神魂灵动,肉身与灵魂贴合无比,并不存在夺舍重生迹象。”

听到面壁大师给出的判断,释梦放下了心中的怀疑。

可他不说话问问题了,不代表其他人就没问题了。

“师叔、师叔,F级跟C级是什么意思?是在说观主哥哥的功夫境界吗?我们在寺里评论师兄弟们的功夫时,不都是说谁几品中,谁几品下的吗?”

抓着面壁大师裤脚,南少林的寺宠臭屁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面对憨态可掬的臭屁,被拉着裤脚的面壁大师耐心的向他解释起来:“小,所谓的F级与几品上几品中,都是世间通用的实力评判标准,只不过老家那边习惯用九品中正制,国外用字母等级罢了。

九品中正制遵循魏晋时留下的规矩,九品为下、一品为上,九品、八品、七品为下三品,六品、五品、四品为中三品,三品、二品、一品为上三品,师兄他老人家就是一名少见的上三品大高手。

字母等级呢,则依分为F、E、D、C、B、A、S、SS、SSS等九个等级,本质上与九品中正制没什么区别。

掌门师兄要是以九品中正制评判的话,是三品上的武道大宗师,要是以字母等级评判的话,就是世间少有的S级圣徒。”

不疾不徐之间,面壁大师用一段简洁明了的话,向臭屁揭示了字母等级与九品中正制之间的共同之处与不同之处。

可惜,他的这番心思对于臭屁来说并不起作用,臭屁虽然人小鬼大,但终究不是王禹这种带着宿慧的穿越分子。

什么九品中正制啊,什么字母等级啊,在他的眼里还没有今天中午那顿饭重要。

他刚才之所以会问那些问题只不过是没话找话,想要让面壁师叔与大师兄多接触一下观主哥哥,看观主哥哥能不能再次慷慨解囊请他们大吃一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