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十三章 港岛八大家(4k)(2 / 2)

加入书签

所以,外界有关于太一观的众多传言他一概不知晓。

湾仔大旺道,近百名港岛灵幻界中坚齐聚中华武术总会。

会馆一楼,平日里开放给武术总会门下弟子练武用的场地经过重新布置,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八张楠木大椅承八字形放置在上首,那是港岛八大家的位置。

下首则摆上了八横八竖总计六十四张平凳,凡是港岛灵幻界叫的上名号的法脉主事者,都可以寻上一张平凳坐下与同道交流。

至于那些跟着长辈来此长见识的晚辈后进,八横八竖的平凳后面还有一大块空地,自己找个地方站着去吧。

上午八点,离商议大会正式开始还有半个小时,但八横八竖的平凳上已经坐满了港岛灵幻界里有头有脸之辈。

看着上首空空荡荡的八张楠木大椅,平凳上不少人面露艳羡。

自打十八年前港岛灵幻界抱团取暖,这八个位置就已经定下了主人。

十八年来,觊觎这八个位置的龙蛇草莽不在少数,可无一例外都冲击失败了。

那曾想今年一年里,这以往可望不可即的八个位置居然一下空出来两把交椅。

这真是馋死个人了!

一些自认为实力不差的法脉已经盯上那空出来的两把交椅了,要不是魔人公会入侵在即,当前必须一致对外抱团取暖,只怕已经有心急之辈急吼吼的冲击那八把交椅了。

没办法,利益动人心啊!

港岛特殊反应部座下隶属于官方的交椅且不提,余下七把交椅每一把都代表着大量的利益!

根据十八年前定下的盟约,唯有坐在这八把交椅上的势力,才可以在港岛广开香堂大收信徒,余下的法脉至多可以开个家庙招揽一二香客。

凭借这一规矩,南少林、太一观、四大神庙,往惜那一家不是信徒如织、日进斗金。

当初,抓鬼降妖虽然是太一观的主业,但太一观的收入大头可不是打生打死挣来的香火钱,而是诸多信徒你一点我一点投进供奉箱里的香油钱。

没有诸多信徒的供养,太一观就算砸锅卖铁也供养不起修炼横练十三太保的王秦。

打熬肉身易遭遇瓶颈,没有阴德相助的王秦碰到瓶颈以后是怎么办的:每日逐步加大药汤剂量使得自己的肉身逐步适应新的状态。

这一水磨工夫有时候得持续两三年才能看到成效,这期间砸在高端药材上的资金换成黄金的话,足以一比一的给王秦塑个全身像!

别看王禹两三个月就将横练十三太保推到了第四层铁衫境就以为这门功法很容易练。

那是因为他开了十三祖同款外挂。

三叔王秦八岁开始修炼这门护道神功,初始之时日一天就要下肚半只羊,后来功夫上身,一年就能吃空一座小山上的野兽与产出的药材。

练成金刚不坏后,他就彻底成了一头吞金巨兽。

任由他放开进补的话,一千万港纸购进的药材只够他用半年!

这可是不是后世,一千万港纸在现在的老家能买下小山一样的物资。

这里的小山可不是形容词。

当然了,利益越大责任自然也就越大。

开香堂纳信徒的六把交椅各有一片负责的区域,这片区域内发生的大小灵异事件交椅上的话事人需要做到心中有数。

若是区域内承接灵异事件的小法脉实力不足,不足以平定祸患。

那交椅上的话事人是有责任出手接过事件彻底摆平的。

继承了老家灵幻界部分精髓的港岛灵幻界可不弱,那些小法脉的主事者若是换算成鬼佬评判标准的话,个个都有D级除魔人的实力。

实力强劲者,甚至可以评为C级除魔人。

放在国外,C级除魔人已经是坐镇一方小城的镇守大将了。

包括太一观在内,开香堂纳信徒的六家势力,过去每年最起码要接手十几次C级灵异事件,平定两三次B级灵异事件,偶尔甚至要硬顶能轻松屠杀百万人的A级怪异保住港岛。

期间付出的血与泪可一点都不少。

其实,要不是南少林近期派出了下一代顶梁柱进入观塘,做着名为历练实则支援的举动,王禹所面临的麻烦与危险绝对远超现在。

“李道友,你消息灵通,能不能跟我们透个底,这次商议最终结果会走那条路?”

“是啊,这段时间我心里跟猫抓一样,前两天有个鬼佬跑到我道馆对面开了一家星象占卜店,抢走了我不少生意,要不是上面还没商议出结果,我早就掀了那个王八蛋鬼佬的铺子了。”

坐在平凳第一排右侧角落的李姓中年术士耐心的听完两名老朋友的问题够,微笑着说道:“老陈、老万,你们就把心放肚子里去吧,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八大家对于魔人公会的入侵不会坐视不理的。

这次商议大会上,应该就会公布出来,给大伙家吃个定心丸,毕竟,我们这些小的吃不上饭,他们这些上面的肯定也不会好过,都是拖家带口的,这饭碗谁敢说砸就砸喽!”

“也不一定吧?”老万对老李的话有些质疑:“咱们那位话事人不就砸了饭碗安心的跑观塘当他的署长去了吗?”

“老万,那是例外,港岛特殊反应部队跟咱们本来就不是一个圈子的,当初,要不是太一观的那位老王观主力保,鬼才想和那些方差的在一个锅里吃饭。”

“老李,话说自王金刚在泰国陨落以后,已经没有顶梁柱了吧?这会商议大会上,怎么还给太一观摆了一把交椅?”

“是啊,特殊反应部队的胡信都退出灵幻圈,缩回去当他的警署署长了,这上面的交椅怎么着也不应该还有他一把吧?”

类似的议论声在八横八竖的平凳上接连响起,渐渐地,一股对太一观、对港岛特殊反应部队不满的情绪开始蔓延。

能坐在平凳上的法脉主事人没一个是傻子,在场中的气氛到了一定程度后绝大部分都反应过来了。

这是有人眼馋上面的交椅后面代表的利益,想要亲自到上面坐一坐了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