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25章 孽缘(1 / 2)

加入书签

325

向贵妃顿时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机关算尽,孤注一掷的手段在邕晟帝看来,竟然是这么的不屑一顾。

在邕晟帝看来,难道她的生死对邕晟帝来说就这么的无所谓吗?

“陛下,您真的对臣妾到了如此厌恶的地步了吗?臣妾好歹服侍陛下这么多年,如今臣妾如今差点死了,陛下都不肯怜惜臣妾了吗?”向贵妃哭哭啼啼的问道。

邕晟帝忍不住摇头:“宁妃,如今你摄理六宫,这件事,你来处理吧,朕累了,朕去永宁宫等你。”邕晟帝说完直接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这邕晟帝对向贵妃可真的是冷血无情到了极点了。

这若不是厌恶到了极限,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吧。

向贵妃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邕晟帝离开,心里更是绝望到不行。

反倒是宁妃,却还是如常的样子,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

宁妃一直没说话,倒是向贵妃,慢慢的也接受了这个现实,事到如今,用承兑对她如此绝情,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她这连命都不要了又如何呢?

邕晟帝不是也不看她一眼吗?

她不得不承认,她真是彻底的失去了邕晟帝的心为了。

她满脸不甘心的看着宁妃。

宁妃也早已经容颜不再了。

其实若是邕晟帝的新宠是个年轻妃嫔也就罢了。

可竟然是年老色衰的宁妃。

这宁妃当初就是她的手下败将,而到了现在了,竟然却反败为胜,倒是骑在她头上了。

想想真是不值得。

“贵妃,你没事吧,好好医治,陛下的意思就是让你在这里安度晚年,贵妃就不要在作妖了。”宁妃淡淡的说道。

宁妃其实也没算是为难向贵妃,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如今这邕晟帝对宁妃也是彻底厌恶了。

这其中的厌恶真是不比对赵皇后少。

所以向贵妃也该安分守己一些了。

“你滚出去。”向贵妃没好气的骂道。

宁妃倒是也不生气,对于宁妃来说,向贵妃如今只是秋后的蚂蚱也蹦跶不起来了。

其实宁妃此刻的心里也是得意的。

毕竟这在后宫叱咤风云的两个人,如今都败在她的手上。

只能看着她的脸色过活了。

这种感觉真的挺不错的。

总归她是很喜欢的。

“贵妃不必动气,其实你如今幽禁在宫里,也比皇后娘娘的日子好过,不如让臣妾来告诉贵妃娘娘一些高兴的事情吧,原本陛下已经决定要册立皇长孙为皇太孙了,可是不知道为何陛下反悔了,不肯册立皇长孙了,如今皇长孙回京地位尴尬,连带着皇后娘娘也做了冷板凳,虽然皇后娘娘没有被禁足,可如今却被削了摄理六宫之权,只能干着急,贵妃娘娘听了这个消息,心里有没有觉得痛快一点呢。”宁妃问道。

向贵妃的脸色果然有些不同了,她听了,这心里是痛快了。

向贵妃大概也是没想到赵皇后会落到如此的境地。

这还真是痛快啊。

只是到底心里十分不甘心。

怎么也没想到,她们二人斗了这么大半辈子了,却最后都输给宁妃这个无子嗣,并且还不得宠的女人手里了。

“真没想到,本宫和皇后斗了多年,却都不及你,白白的给你做了嫁衣裳。”向贵妃愤然道。

“贵妃娘娘也不必这么说,这么多年,贵妃娘娘一直荣宠不衰,若不是贵妃娘娘自己作死,也断然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的。”宁妃一字一句的说道。

虽然话说的难听,可也是实情。

其实对于向贵妃而言,做的最蠢的事情并不是毒杀太子。

而是当时杨璨的试探,向贵妃竟然把邕晟帝给推出去了。

这才是向贵妃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真是应了那一句,不作不死啊。

向贵妃毒杀太子,说到底,这针到底是扎在别人身上的,邕晟帝应该也感觉不到疼痛。

可是真正让邕晟帝和向贵妃离心的事情,就是邕晟帝对她宠爱多年,可向贵妃在遭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邕晟帝给推出去了。

这才是邕晟帝最大的心结吧,因为这件事,邕晟帝是觉得不会宽恕向贵妃了。

当然,若是没有之前的事情,向贵妃也不会着急对太子下手了。

现在落到这个地步,向贵妃也真是自己活该。

“你现在立刻滚,本宫即便是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用不着你来可怜本宫,本宫这些年过的那么耀眼夺目,连皇后那个老妇,也不及本宫半分,当年,你是如何在本宫面前摇尾乞怜的,你还记得吗?”向贵妃满脸嘲讽的看着宁妃。

当初二人一前一后入了东宫,同为侧妃,地位相当,可是宁妃因为容貌不及向贵妃鲜艳亮丽,所以一直不是很得宠。

这入了宫,二人的地位更是就差了不少。

向贵妃封妃,而宁妃不过是个三品婕妤罢了。

向贵妃生了赵王被册封贵妃,并且赐予协理六宫之权,宁妃磕磕绊绊的被册封为昭仪。

若不是后来抚养了寒王,只怕也不可能封妃的。

二人这地位可就直接拉开了。

因为宁妃是赵皇后的人,向贵妃不好同赵皇后开火,可却是真的没少作践宁妃。

还记得向贵妃那个时候怀着身孕大肚子的时候。

还让宁妃伺候她穿鞋子呢。

并且当着邕晟帝的面儿,向贵妃指名要宁妃伺候她,一屋子的宫女站着呢,却非得要宁妃给她穿鞋子。

这不是赤裸裸的羞辱吗?

可邕晟帝却一个反对的字都没说,宁妃那个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婕妤,连一宫主位都不是,还能如何呢。

赵皇后当时没在场,那她就只能硬生生的承受了,低眉顺眼的去伺候向贵妃穿鞋子了。

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因为那个时候宁妃不是一宫主位,和向贵妃居住在一个宫里。

直到后来册封了昭仪,还是赵皇后提携的,这才分封到永宁宫,总算是不看着向贵妃的脸色过活了。

当时向贵妃荣宠不断,算是宫里最得宠的妃嫔了,邕晟帝自然什么事情都依着向贵妃了。

现在向贵妃故意提起当初的事情,也是让宁妃难看。

“娘娘从前的教诲,臣妾一直都铭记于心,若没有当初娘娘的教诲,臣妾也不会有今日。”宁妃笑盈盈的说道。

“真是不要脸,别以为你现在一时得宠,就可以得意洋洋,也不看看你这个样子,你都多大年纪了,还以为自己年纪鲜亮的小姑娘吗?若是本宫没记错的话,这三年选秀就子啊眼前了吧,等新人入了宫,还有你什么事儿,不要脸的东西,永远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向贵妃冷哼道、

其实向贵妃还有一个最大的杀手锏没出呢。

虽然邕晟帝近几年一直都没选秀女。

可是这几年宫里的妃嫔愈发的少了,剩余的也都是年老色衰的妃嫔了。

并且这年纪大了,估摸着邕晟帝也都看够了吧。

今年这选秀,邕晟帝肯定无法推脱了,若是一个劲儿的在推脱,朝臣那边也推不过去了。

如今向家的女孩,也有不少都长起来了。

尤其是向贵妃的一个侄孙女,也是如今向家这一辈的嫡女,三姑娘向晚,那可出落的花容月貌啊。

这向晚才只有十六岁,虽然生了一副绝色姿容,但是向家培养这个嫡女,却一直都是十分低调的。

向晚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直呆在向家。

也从来没出门交际过。

向家把向晚藏得如此严密,就是为了送进宫的。

因为向贵妃毕竟老了,这个想法还是向贵妃提出来了。

八岁那年,向贵妃见到向晚之后,就有了这个想法了。

因为向晚和她生的最相似。

向贵妃虽然没预料到自己会失宠,向晚原本只是一个棋子,至于什么时候抛出来,当时向贵妃也没想好,毕竟给自己的夫君送女人,这是每个女人心底的隐痛。

可是如今,她彻底失宠,这向晚也是该出场的时候了。

虽然她恩宠不在了,当时向贵妃心里笃定,邕晟帝和她恩爱多年,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下这段感情的。

若是此刻有个容貌与她有八分像的女子出现在他面前,他肯定会动心的。

向晚本就是她的侄孙女,生的像她也在情理之中的。

当然,这步棋,她早就和赵王商量好了,过些日子,就让向晚出场。

毕竟这样年轻鲜亮的小姑娘,到邕晟帝面前,可不是宁妃这样的老女人能比的。

“这就不劳贵妃娘娘操心了,贵妃娘娘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宁妃微微蹙眉,冷冷的说道。

二人的关系本就差到极点,宁妃也不是良善的人,只是她知道,她对向贵妃也就只能言语攻击几句罢了,她不能对向贵妃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否则在邕晟帝面前的人设就崩塌了。

“滚出去,以后不要再来烦本宫了,本宫根本不想看你这幅矫揉做作的样子。”向贵妃冷冷的说道:“宁妃,你不必在本宫面前装模作样,你难道不恨本宫吗?当初本宫这般的羞辱你,你现如今对本宫也是恨之入骨吧,可你却还要装出这幅贤良大度的样子来,自己不觉得恶心吗?”

“贵妃娘娘过奖了。”宁妃依旧保持着风度,说完却还行礼才离开的,不管怎么说,向贵妃的位分是在宁妃之上的。

宁妃能做到这一步,也着实不容易啊。

向贵妃真的快要呕死了,只盼着有一天向晚入宫了,能扳回这一局来吧。

如今这个局面,她也是真的受够了。

不过经过这一次,她倒是真的对邕晟帝死心了,她也知道了,邕晟帝是真的厌恶了她了。

她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挽回不了了。

而知道了这个,向贵妃也就彻底的死心了。

宁妃离开向贵妃宫里之后,就回了永宁宫。

她早就安排好小厨房准备好食材,而她打算亲自下厨给邕晟帝做晚膳。

宁妃这些年别的没学会,这做菜的手艺真是见长了。

这邕晟帝吃长了御膳房做的饭菜,宁妃的手艺倒是让她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就好像是这山珍海味吃多了,换个清淡的口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如今喜欢在宁妃宫里用膳的缘故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